搜索内容

普惠小微新常态开启:大行开始下沉抢客户了

生成海报
爱上一只鱼
爱上一只鱼 2023-01-04 23:59
阅读需:0

今年以来,原本被以农商行为主的小银行牢牢深耕的下沉县域信贷市场,迎来了国有大行更加猛烈的覆盖。几家国有大行通过下沉客户和边区战略,进一步做小、做散、做长尾客户。而负债端,在存款利率定价机制改革和市场化调整的带动下,大中型银行率先调整定期和活期存款利率,保持自己的息差空间。

直面竞争的小银行普惠金融压力剧增。如何快速打造成熟的信贷工厂模式,如何在客户下沉和区域下沉的同时做到资产质量不下滑,如何向客户提供体验更适切的增值服务,成了中小银行共同思考的重要课题。

打造更为敏捷的组织运转机制、更为弹性的中后台科技支撑、更为智能的风险预警体系,是目前的最优解。而在这个最优解落地的进程里,头部金融科技解决方案提供者扮演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1、大行凶猛,小行烦恼

查看银保监会数据可知:截至今年三季度末,银行业金融机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的余额为22.93万亿,较上年末的19.07万亿增长20.24%。按机构主体来细分,农村金融机构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为6.87万亿,较上年末的6.05万亿增长13.55%;城商行为3.17万亿,较上年末的2.67万亿增长18.73%;大行为8.43万亿,较上年末的6.56万亿增长28.51%。

也就是说,今年前三季度,农村金融机构和城商行阵营的普惠小微业务增速均远低于大行阵营,而且还没有达到银行业平均增速。

这一组数据,实在是眼下面对大行服务触角下沉,中小银行招架吃力的最有力注解。大行们已经提早且超额完成了国常会下达的全年新增普惠小微贷款1.6万亿元的目标,而中小行们,尤其是偏居一隅的城、农商行们,则正面临获客难度增大、优质客户流失的棘手问题。

“今年以来明显感到大行打法很凶猛。”一名江苏地区的农商行人士告诉券商中国记者。他的直观感受是:在该地的国有大行,针对普惠小微企业的信贷利率普遍进入“3时代”,大多在3.2%-3.6%区间。而据银保监会数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全国新发放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5.35%。更有甚者,其当地市分行推出分期优惠服务,力度大到十余万的分期额度补贴费率几乎能覆盖所有分期费率。

“这个价格我们没法做,连成本都难以覆盖。有些大行敢让利,那是因为它内部不对普惠业务设置利润考核指标。往往就是十几个BP、几个BP的事,客户都是利率敏感的,他们就流失了。”上述农商行人士说。

“掐尖”,已经是这几年媒体重复报道的老现象了,现在的事实是,不止头部的中小微客户,更下沉的客户大行也在试图以更优惠的价格包揽,而出于盈利考虑,城农商行很难在这场价格战的贴身肉搏中突围而出。

交通银行相关人士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该行今年以来聚焦的客群更小,对下沉群体、长尾客群的服务能力正在不断提升。而弥补之前下沉服务不足的,是数字化能力。

2、小行步至分岔路口

在与大行打不起价格战的眼下,中小银行的认知愈发清醒——小银行获客、留客的砝码,只能走两条路。

一是打差异牌,实现特色化经营,服务地方经济、小微企业和城乡居民,围绕大行暂时尚未深耕的领域继续抢占先机。

正如重庆农商行副行长高嵩在第六届中国数字银行论坛上发表演讲时指出,“要看到‘三农’领域巨大市场空间,以科技创新为乡村真心蓄势赋能,数字化是银行业绕不开的‘分水岭’,农村各地资源禀赋、风土人情不尽相同,但‘三农’业务的内核和底层逻辑基本相似,我们应当深入分析农村群体规律,释放‘三农’要素价值,更好地对接各类涉农主体的服务需求和价值创造。”


评论
  • 消灭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