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内容

【期货开户】最低交易所手续费+1分钱,保证金可+0%广告
【外盘外汇开户】正规英国大国监管,行情稳定低点差广告

我被期货诈骗的过程? 搭建虚假股指期货交易平台骗取投资人财物的定性——贺某某等诈骗案

沪深 0 219
生成海报
心中的猪
心中的猪 2021-04-07 10:56
阅读需:0

建立虚假的股指期货交易平台以欺骗投资者财产的定性性质

-他XX和其他欺诈案件

本文被选为2019年“在线司法典型案例”

关键字:犯罪电信欺诈,股指期货我被期货诈骗的过程,虚假合同,非法持有的目的

[法官主题演讲]

犯罪者通过互联网建立公司,建立自己的股指期货平台,开发代理商,培训销售人员,发展受害者成为公司成员,说服受害者在平台上投资于股指期货交易,以及与受害者签署虚假的投资协议。任何人以被害人投资期货市场为幻想,并通过降低交易费用,减少损失等数字游戏形式欺骗被害人的资金的,将以欺诈罪定罪并处以刑罚。

[案例索引]

一审:江苏省台州市姜堰区人民法院(201 8) Su1204星初8号(2018年11月23日))

第二审:江苏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 8) Su 12 Xing Zhong 353号(2019年6月25日))

[基本情况]

重金求子诈骗过程_丢包诈骗过程_我被期货诈骗的过程

江苏省台州市姜堰区人民法院经审判,发现被告人何某某等人于2015年至2017年成立了杭州利玛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等五家公司,并建立了投资网站并打开它们。第三方支付平台帐户,购买国际期货模拟交易系统软件等,以投资股指期货为由骗取受害者的钱。自2016年4月起,被告人何继成先后培养了包括被告人何为代理在内的5人,并建立了由被告人耿作为负责人的6人组成的办公室。办公室或代理人通过与某些受害者签署虚假协议来欺骗受害者的信任。安排人员通过虚假平台的背景来手动输入受害人的存款金额,虚假资本分配和其他数字形式,以使受害人对期货市场的投资产生错觉。数字游戏欺骗了受害者在虚假平台上的投资,例如减少了交易费用和损失。从2016年6月到2017年3月,被告人何某某通过各种办公室和代理人诈骗了受害人的金钱和财产2,641,089 3. 43元。

[裁判结果]

江苏省台州市姜堰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23日发布刑事判决书(201 8)苏1204星初8号案:被告人何某某和其他46名被告均犯有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被告人何XX等人的有期徒刑二至十四年,并处三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罚款;公安机关依法没收的赃款,以及被告提取的赃款,应将其返还给相关受害者;在赔偿受害者损失并执行死刑判决后,应将密封和扣留的车辆的剩余部分返还给相关被告;公安机关扣押的赃物应归还给相关被告。应当予以没收;应责令被告根据所涉共同犯罪的数额取回剩余的赃款,并遣返有关受害者。

一审判决后,被告人何XX等19人不服,提出上诉。庭审后,江苏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 8) Su 12 Xing Zhong 353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于2019年6月25日。

[案例注释]

此案中的主要争议是,演员如何说服受害者在虚假平台上投资股票指数期货交易,并以另一家公司或虚拟公司的名义与受害者签署了协议。应该如何表征。

关于这种情况的定性,有几种意见:

第一种观点是,被告的行为构成了合同欺诈罪。原因是被告与受害人签署了一份协议,推荐股票并以公司的名义委托股票指数期货的运作。该协议正式包含了市场经济活动中合同文本的要素。在这种情况下,被告的行为是出于非法占有的目的。在签订和履行合同的过程中,使用欺骗手段欺骗受害者的钱。

第二种观点是,被告每个办事处或代理人的负责人均构成欺诈罪,而每个办事处或代理人的其他人员均构成非法经营罪。原因是被告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违反了国家规定,非法经营期货业务。被告人在非法经营范围内构成共同犯罪,被告人的办公室或代理负责人的目的是非法占有。因此,它构成了欺诈罪;每个办公室或代理机构中的其他人员仅获得工资和佣金,并且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用受害者资金的目的,对非法经营活动的定罪和量刑可以更好地反映犯罪,责任和惩罚。原则上。

第三种观点是,每个被告的行为均构成欺诈罪。原因是:每个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和代理行销部门的工作人员都使用假名或QQ或微信的昵称与受害者联系,错误地声称该公司是通化顺的合作单位,并且他们具有股票和股指期货的专业知识,并且可以提供内部信息等。为确保高回报,并向受害人随机推荐股票,然后说服受害人投资虚假平台;各种办公室或代理商甚至通过与某些受害者签署虚假协议来欺骗受害者的信任,并投资于虚假的期货交易以存入资金。被告频繁进行交易或指示受害者进行逆向操作,从而导致受害者在短时间内迅速因虚假平台投资而蒙受了损失。受害人在虚假平台上的投资被扣除交易费和损失之类的数字游戏所欺骗,使受害人错误地认为其属于期货交易市场的投资规则,但实际上受害人的资金并未进入该国的正式期货市场。所有资金均由被告控制,用于股东利润分配,员工工资佣金,代理返利等。被告的行为符合欺诈罪的基本结构。

作者同意第三种观点,其详细阐述如下:

([一)该案件不应确定为合同欺诈罪

通常认为,欺诈和合同欺诈罪是普通法和特殊法之间的关系,是容许竞争的法律关系。因此我被期货诈骗的过程,两者有很多共同点:两者都是利用虚构事实掩盖真相的欺骗。方法:肇事者有意图非法占用公共和私人财产;他们侵犯了他人的财产权,并欺诈了公共和私人财产。两种犯罪之间的区别主要体现在欺诈罪的各种手段上,不仅限于合同的签订和履行过程,受害人的欺骗行为也不主要基于合同的签订和履行。合同欺诈罪的犯罪者经常从事与合同内容有关的经济活动。签署和履行合同的行为是受害者陷入误会并处理财产的主要原因。由于一些欺诈罪犯还会在实施欺诈罪的过程中与受害者签订协议和合同,因此这两种犯罪在实践中容易混淆。此外,由于合同欺诈的处罚要轻于欺诈罪,因此辩护人通常认为被告的行为构成合同欺诈罪。

我们认为,普通欺诈和合同欺诈的犯罪不能简单地通过合同的存在来区分。我们应该牢牢把握,造成受害者误解和财产惩罚的主要原因是签订和履行合同的行为,或者是行为人的行为而不是签订和履行合同的行为。在这种情况下,尽管某些办公室或代理商与一些受害人签署了协议以推荐股票,保证收入等,但协议中规定的内容是公司或合作单位的名称,或公司的住所,或者是不正确在这种情况下,其他单位信息的存在或盗用与办公室和代理商不符。本案被告主要采用“建立公司”,“自建股指交易平台”,“欺骗”,“虚假资本配置”,“建立国际期货模拟交易系统”等方法诱骗。受害人在虚假交易平台上“投资”,从而非法拥有受害人的资金,其欺骗手段或行为不仅限于签订和履行合同过程中的行为。合同的签订和履行只是整个欺诈犯罪的一个环节,不能涵盖被告的所有犯罪行为。受害人受到财产惩罚的主要原因是,在聊天过程中,销售人员错误地声称该公司是方华顺合作单位和基于“言语”的新阳光私募股权公司。员工具有多年的行业经验,能够提供内部信息以确保获得高回报等。诱使受害者处置财产。因此,合同欺诈罪不能评估本案中被告的所有违法行为。此案不应被视为合同欺诈罪。

我被期货诈骗的过程_丢包诈骗过程_重金求子诈骗过程

(二)此案应因欺诈罪被定罪并处罚。

在这种情况下我被期货诈骗的过程,尽管假冒平台的软件数据是真实的,并且市场数据是通过免费的API接口获得的,与真实的市场数据相同,但是软件数据仅是一种手段。被告骗受害人的钱。实际上,受害者没有资金。进入真实市场的假冒平台是一种数字游戏。软件客户的登录界面实际上是登录到模拟系统。从外观上看,它看起来像是市场的K线图,并且是实时变化的,但是公司的数据是单向传输的。 ,市场信息可以输入其公司的系统,而客户的交易数据信息则不会输入真实的市场数据。骗取受害人同意投资后,有关人员允许受害人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或被告控制的银行账户“存款”,并安排人员手动输入受害人的存款金额,假资本虚假平台的背景下分配和其他数字形式。造成受害者在期货市场上投资的错觉。被告以虚构公司的名义隐瞒事实,使用虚假平台,以高收益为诱饵,骗取了受害人的信任,从而支付会员费,并向虚假平台投资,以达到非法占有被害人目的的目的。受害人的财产并侵犯他人财产的所有权。其行为符合欺诈罪的构成要件。

(三)在本案中,没有任何被告人应被视为非法经营罪。

根据《刑法》第225条(三)),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而非法经营证券,期货和保险业务的人,或非法从事资金支付和结算业务的人,是非法商业犯罪的情况之一。非法经营罪的对象是国家限制商品和营业执照销售的市场管理系统,犯罪者通常旨在谋取非法利润。

在这种情况下,被告未经相关部门批准,建立了一些投资咨询公司,软件公司,金融信息服务公司,网络技术公司,国际股票公司等,建立了虚假的期货交易平台进行交易。在股票指数中,期货交易被用作伪装,向受害人推荐股票,收取股票会员费,并诱使受害人进行投资,从而实现了非法拥有他人财产的犯罪目的。被告的“经营活动”既构成非法经营罪,也构成欺诈罪,应根据重罚的规定定罪并处以刑罚。

在共同犯罪中,如果委托人和从属对犯罪的目的有不同的认识,则不排除根据每个被告的主观目的对委托人和附属物定罪和处罚的情况。特别是如果没有相关的专业经验,专业背景且工作时间短,则处于较低级别的犯罪集团中,并且纯粹是执行较高级别命令的被告。如果您不知道公司(犯罪集团)将欺诈行为作为其商业活动,则无法确定该公司构成欺诈罪。被告人不知道该公司未经批准从事证券,期货,保险等业务的,不视为构成非法经营罪。

在这种情况下,尽管犯罪集团中每个办公室或代理人其他人员之间的分工有所不同,但他们的行为都触及了实施欺诈罪的相关环节;并且他们在接受语音技能培训的过程中知道自己从事的工作。这是在欺诈他人的财产,并且他们仍在积极从事欺诈活动,这些活动已构成欺诈罪,因此不应被定罪。并因非法经营而受到惩罚。但是,在特定量刑中,应根据每个被告加入小组的时间长短和专业背景来区别对待被告。

一审法院院长:张桂林,戴锡华,高娜

二审法院院长委员:徐娇,曲艺,朱念喜

本文的作者吴晓荣是江堰法院党组成员和副院长。

唐小平是刑事法院法官的助手

原始标题:“ [法律研究]建立虚假的股指期货交易平台以欺诈投资者财产的定性-何某某和其他欺诈案件”

相关标签: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冒犯原创,可以提供相关证明联系本站进行删除处理

评论
  • 消灭零回复
广告合作方 广告申请

最新评论